test  研学旅行    xxx  植树
当前位置 : 报料

汽修店老板向镇政府讨要11万修车费 乡镇财政压力山大

2019-08-31 07:09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央广网大理8月24日消息(记者管昕)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一张在镇政府门前讨债的照片,引起不少网友关注。因多次向当地政府讨要11万多元的修车费无果,云南大理漾濞县一家汽车维修店的老板,竟然组织员工在顺濞镇政府门前,拉起横幅,要求镇政府欠债还钱。镇政府主要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确实存在拖欠行为,欠款数额也没有问题。之所以一直拖欠未还,是因为镇政府领导班子调整后,偿还欠款的方式未能与修理厂达成统一。记者调查发现,类似乡镇债务在各地仍普遍存在,财力和事权不匹配,困扰乡镇政府健康运行。

  2013年-2015年,顺濞镇政府共拖欠赵先生11万7千多元的修车费。

  赵先生说:“政府没钱,之前每年都拨点,到最后遗留下来,就有这么多没有付。我找原来的老领导,他说只能找现在的镇长,原来的领导已经调动了,没有权力付钱嘛。”

  在拿不到欠款的情况下,赵先生去年还给镇政府发过律师函,最终不了了之。几经讨债未能拿到被拖欠的修理费,他带着员工拉横幅到镇政府讨债。横幅上写着:“顺濞镇政府三年欠修车费十多万,娃娃要交学费了快还我们血汗钱”。赵先生称,当天上午十点半在镇政府门前拉起条幅后,拍了照片在网上发布,11点多,就收下条幅回了公司,期间未和政府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对于欠债一事,顺濞镇镇长并不回避。她表示,这是历史性债务,她刚到任不久,“这个账,我们一直都是认的,就是说付款方式和其他问题一直存在分歧。这个是历史性债务,不是近几年产生的费用,在我到任之前的事情了。”

  据介绍,镇政府提出一次性偿还70%了结或分三年还清,赵先生则希望政府一次性支付所有欠款。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双方达成还款协议。赵先生说:“政府确实有点困难,我们给他们半年的时间,第一次支付六万块钱,剩下的半年内付清。”

  之前,镇政府说分三年结清,这次承诺半年内付清,这让赵先生觉得可以接受。副镇长李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偿还赵先生欠款的这部分资金,将从镇政府的日常办公经费与车辆保障费用当中划拨。他还表示,一次性支付对他们来说确实存在困难。因镇政府位于云南山区,路况不好,车辆损耗比较严重,车辆保障经费相对紧张。这一点,也得到了赵先生证实。

  近几年,类似乡镇政府欠债的事情屡屡被媒体曝光。记者走访辽宁、河南等地的部分乡镇发现,有的乡镇连教师、基层干部的工资都不能按时发放。

  在一位县级财政局的干部看来,基层政府欠债现象很正常,也很普遍,“不少县一级的财政都困难,不说别的,有的连工资保证不了,这怎么能让干部安心上班呢?有的乡镇工资拖欠两三个月的现象都存在。”

  据介绍,乡镇财政的来源主要是乡镇税收和中央转移支付,中央转移支付有限,如果一个乡镇没有工业企业,税收也就只有几百万甚至更少。财力有限,乡镇需要干的事情却很多。这位县财政局的干部说,有的乡镇正常报销都存在困难,“旅差费,好多机关干部回来也报销不了。以前乡镇旁边的饭店,后来都关门了。不让签单吧,都是乡镇的领导在这吃饭,还怕不给钱?但吃完饭,都是欠的钱很多。运行不下去了,就都关门了,很多钱都要不回来。”

  乡镇税源不足,只能让给干部开工资都捉襟见肘的乡镇一把手,引进项目饥不择食,甚至冒风险权力寻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乡镇党委副书记说,不少乡镇干部人浮于事,工作积极性不高,“有的乡镇给干部几个月开不了工资,干部肯定会利用手中权力捞点钱的。他心里不平衡,不知道下个月工资啥时候落实。这就是危害!上级就是知道这种情况,也不好太限制人家。”

  相关调研报告显示,不少乡镇不仅老债“空悬”,新增债务也日渐增加。那位县级财政局的干部说,有的乡镇明明很穷,却向上级隐瞒存在的矛盾和问题,“镇长书记为了自己的政绩,就说自己搞的很好,不欠钱,实际上到处都是债务。他不说自己欠教师工资,国家不给这个钱,到时候真正欠的还是教师工资。”

  有专家指出,乡镇政府长期欠债不还,既影响政府形象,也影响干群关系,久而久之,基层政府公信力日渐降低。国家审计署2014年的报告显示,全国有3465个乡镇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债务率高于100%。近两年,各地积极致力于化解政府债务,目前化解的总体进展如何?还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向社会披露。

标签: 财政 压力 车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