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研学旅行    xxx  植树
当前位置 : 民生

唱片公司调查:谁关心唱片,我们要的是就业率

2019-09-09 16:05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花儿”“快男”选秀比赛落幕一个月,这个原本属于年轻人完成音乐梦想的歌唱舞台却在迅速转化为类似杜拉拉升职记的职场打拼――快男“人气王”武艺、陈翔相继触电荧屏。而花朵十强也纷纷开始在青海卫视领取工作证,高举着“想唱就唱”比试唱功的选秀类节目,今年在曲终人散之后呈现出高就业率的走势,只是目前他们所忙碌的,并非是他们赖以成名的唱歌……

  唱片公司

  现在的环境不敢轻易说“签”

  说法

  近年来内地唱片业大幅萎缩已是不争的事实。太合麦田董事总经理宋柯在谈及此现象时承认:“现在的音乐产业环境让人不敢轻易说‘签\\’。选秀从某种意义上讲是选类型,中性的有李宇春啦,白领的有尚雯婕啦,唱将型有张靓颖啦,自弹自唱的有陈楚生啦……我觉得快男里面如果出现一个特别强悍的舞台型男选手,或许能脱颖而出,可惜像陈楚生一样抱着吉他的多了点。”金牌大风CEO陈辉虹对此持相同看法:“他们经历太多轮比赛,能给大家看到的都看到了,很难再挖掘出新的东西。现在公司选新艺人,更愿意通过圈内关系或自己的制作团队到音乐院校里去寻找。”

  说法

  经纪公司

  艺人定位不需拘泥于歌手

  相较于上届快男,饱经众人议论评判的2010快男三甲似乎并未发挥出绝对优势。武艺、陈翔、姜潮等美男们比赛一结束即迅速投身《绯闻女孩》剧组,传统发行唱片的造星模式反而退居其次。对此,天娱公司副总经理杨柳表示,艺人的定位并不仅仅拘泥于歌手这一种身份。“快男虽然是一档唱歌选秀节目,但它承载的主要功能还包括挖掘选手身上的其他特质和才艺。在唱片行业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单一发行唱片并不是我们包装艺人的主要途径,更不是艺人发展的最好方向。应该说为每个艺人找到适合他们发展的道路才是近两年天娱工作的核心。”那么,电视剧会否取代唱片衍生为新一种造星工具?杨柳对此不置可否:“现在陈翔和武艺去拍戏,并不代表他们以后不会出唱片。”

  [个案马沂茹]

  唱片即名片,不能和市场划等号

  “花儿朵朵”舞台上止步六强的选手马沂茹应该算是个幸运儿。目前,担任青海卫视两档节目主持人的她感慨自己有点分身乏术,不过谈及接下来将要客串湖南卫视自制偶像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言辞之间却难掩激动。“我更喜欢拍戏一点……”

  虽然坦言自己没有主持天分,马沂茹却对选秀歌手的生存环境有着自己的清醒认知,“专攻音乐的歌手已经不能适应这个瞬息万变的市场,‘歌手\\’的称呼显得太过局限,多向发展的‘艺人\\’或许更能代表这个行业中人的状态。” 再次拿起话筒却无法实现自己的音乐梦,马沂茹称自己“没有任何遗憾”。“音乐这个东西只要我想随时随地都会抓回来,不会把它丢掉,只能说现在没有把唱歌作为我的生活重心而已。仅仅发一张唱片并不代表什么,它更像一张名片,严格来说与市场划不上等号。我更喜欢的还是接受演戏这样的全新挑战。”

  选秀艺人难做专业歌手

  青海卫视艺人总监刘娜――

  [业内观点]

  在今年的选秀节目中,青海卫视“花儿朵朵”选手的“就业门路”无疑是最丰富的。对此,青海卫视艺人总监刘娜直言:把选手留在电视台自己可控的平台上是一种比较慎重的做法。

  潇湘晨报:今年的花儿朵朵选秀结束后,为什么没有按照以往发唱片的套路来对选手进行包装?

  刘娜:应该说我们是在从自己最有优势的资源入手,做主持是青海卫视能为选秀艺人们提供的最便捷有效的发展条件,做唱片要受到唱片公司方面的限制。所以我们一开始在对他们规划时应该说是比较慎重的,把选手留在我们自己可控的平台上。

  潇湘晨报:这样的做法是否是为了降低成本风险,避免选手资源的浪费?

  刘娜:没错。因为选秀比赛一结束,我们也在通过各种营销和商演活动来获得一些市场反馈,根据、市场、粉丝等多个层面对他们进行定位。

  潇湘晨报:从今年选手的后期发展来看,现在的选秀比赛选拔歌手的功能是否正在弱化,而倾向于培养全能艺人?

  刘娜:这是一定的。但为什么要通过唱歌比赛这种方式呢?一是基于05年超女盛况空前的市场反应,二是在舞台上让大家赏心悦目地去接受一个尚未定型的选手做艺人,歌曲是最快也最为大众接受的一种方式。坦白讲最后的胜出者中有些人未必是最好的,可能是人气最高的,所以选手们最后的出路不见得就只停留于唱歌本身。

  潇湘晨报:现在对于选秀选手的包装和定位是不是也在相应发生变化?

标签: 就业率 调查 我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