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研学旅行  林业  植树
当前位置 : 社会

韶关11人祖坟遗骨被挖 家属起诉获赔1.5万

2020-03-30 09:21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先人坟墓受损 近亲属可追索精神赔偿

法官表示,墓地是一种蕴含人格因素的特殊物,墓地受损,死者近亲属有权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金羊网记者 董柳

清明祭祀时,如果发现祖坟受损、被侵占,愤怒之余,其实还可以向有关责任人追索精神损害赔偿!

记者今天梳理广东法院近年判决的多宗涉及墓地损害的案件发现,在这类案件中,坟墓主人的近亲属追索精神损害赔偿,最终几乎都获得了法院支持。在韶关法院判决的一宗先人坟墓被挖的案件中,一、二审法院均判决破坏坟墓者赔偿1.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发生于广州的一宗墓地被侵占案中,二审广州中院终审改判园陵公司赔偿精神损失费2万元。

法官表示,墓地是一种蕴含人格因素的特殊物,承载着近亲属对已故亲人的特殊情感和精神利益。墓地受损,近亲属有权主张精神赔偿。

韶关:先人坟墓被破坏 起诉获赔1.5万精神赔偿

时间追溯到五年前。2011年4月15日,村民陈某甲与韶关市曲江区马坝镇城南路社区居委会苍村塞下村民小组签订《买卖契约》,由陈某甲向村民小组购买一块10×10米的山地作墓地使用,并一次性补偿给村民小组500元。契约签订后,陈某甲的亲属陈某乙等11人将先人曹某娥的遗骨安葬在约定位置。

然而,2012年5月18日,徐某贵等3人在未告知陈某乙等11人的情况下,将陈某乙等11人先人曹某娥的坟墓破坏,将墓内存放遗骨的瓦缸抬出放置在墓地旁边。

被破坏的坟墓的墓主人曹某娥,生前育有五个子女,现有孙子陈某乙、陈某甲等12人。

2014年5月19日,陈某乙等11人向韶关市曲江区法院起诉称:2012年5月18日7时左右,徐某贵等3人将陈某乙等11人家族祖坟破坏,然后使用锄头挖掘陈某乙等11人家族的祖坟,将墓内的骸骨抬出放旁边受太阳暴晒。四天后,陈某乙等11人与徐某贵等3人理论时发生争执,陈某甲等3人被刑拘。

陈某乙等11人认为,坟墓作为埋葬死者遗体的特定场所,是家族全体成员寄托感情、哀悼先人的客观载体。徐某贵等3人挖掘陈某乙等11人先人的坟墓,并将骸骨拿到太阳底下暴晒,“有悖社会公德、有违公序良俗”,是对陈某乙等11人先人的不敬,也是对其家族全体成员的极大侮辱,给死者家属带来了感情创伤和精神痛苦。陈某乙等11人提出了多项诉讼请求,其中请求法院判令徐某贵等3人赔付精神损失费6万元。

韶关市曲江区法院一审指出,遗骨是后人纪念先人,寄托后人对先人思想感情的载体。徐某贵等3人将陈某乙等11人先人的遗骨从坟墓里挖出,对陈某乙等11人必然造成精神上的伤害。因此,陈某乙等11人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合理合法,应予支持。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参照在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负全责造成一人死亡,在韶关市本地区的精神损害赔偿最高50000元限额的实际,并考虑陈某乙等11人先人子孙人数众多的情况,法院酌情确定徐某贵等3人因破坏陈某乙等11人先人坟墓应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

徐某贵等3人不服该判决上诉,韶关中院二审判决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广州:墓地被侵占 终审获赔2万元精神赔偿

广州市民陈某携家人于2013年清明节扫墓时,发现自己于2011年购买的墓地旁边有新墓地在建,且新建墓地侵占了自己所购买墓地的位置。他当即向广州某园陵公司的管理处反映了这一情况,并当场要求制止侵占行为,恢复原状。但直到2013年重阳节,陈某再次前往扫墓时,发现仍未处理,旁边新建墓地已建成使用。陈某再次书面要求解决,但园陵公司仍未解决。

2014年1月6日,陈某委托律师发函未果后,将园陵公司告上了广州市南沙区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园陵公司停止侵害并恢复陈某所购买的墓地(格位)原状,同时支付其精神损失费两万元。

法院查明,2011年4月5日,陈某购买13号墓地,占地面积1.5平方米、实用面积为0.63平方米,墓地(格位)费和十年管理费合计共38800元。经广东省地质测绘院对涉案墓地测绘,该涉案墓地左侧确有一墓地相邻,右侧为空地。该院出具的《测量报告》表明:经现场测量,13号墓地用地范围面积是1.414㎡,方案一测量结果12号墓地与13号墓地用地范围线有重叠,重叠宽度为0.058m,重叠面积是0.087㎡;方案二测量结果为:12号墓地与13号墓地用地范围线有重叠,重叠宽度为0.082m,重叠面积是0.124㎡。

涉案园陵公司认为,根据测绘结果,涉案墓地确实有几厘米的偏差,但属于正常的建筑误差,并非故意所为。

标签: 遗骨 家属 起诉    
相关阅读